当前位置:首页 > 有点意思 > 内容

七个对我最重要的职业建议

2017年10月30日 / 阮一峰 / 共次浏览

Nicholas C. Zakas

Nicholas C. Zakas是全世界最著名的JavaScript程序员之一。两年前,他写了一篇长文,回顾自己的职业生涯,提到七个对他来说最重要的建议。我读完很受启发,决定做一点摘录。你可以先读下面的精简版,再去读全文

一、不要别人点什么,就做什么

我的第一份工作,只干了8个月,那家公司就倒闭了。我问经理,接下来我该怎么办,他说:

“小伙子,千万不要当一个被人点菜的厨师,别人点什么,你就烧什么。不要接受那样一份工作,别人下命令你该干什么,以及怎么干。你要去一个地方,那里的人肯定你对产品的想法,相信你的能力,放手让你去做。”

我从此明白,单单实现一个产品是不够的,你还必须参与决定怎么实现。好的工程师并不仅仅服从命令,而且还给出反馈,帮助产品的拥有者改进它。

二、推销自己

我进入雅虎公司以后,经理有一天跟我谈话,他觉得我还做得不够。

“你工作得很好,代码看上去不错,很少出Bug。但是,问题是别人都没看到这一点。为了让其他人相信你,你必须首先让别人知道你做了什么。你需要推销自己,引起别人的注意。”

我这才意识到,即使做出了很好的工作,别人都不知道,也没用。做一个角落里静静编码的工程师,并不可取。你的主管会支持你,但是他没法替你宣传。公司的其他人需要明白你的价值,最好的办法就是告诉别人你做了什么。一封简单的Email:“嗨,我完成了XXX,欢迎将你的想法告诉我”,就很管用。

三、学会带领团队

工作几年后,已经没人怀疑我的技术能力了,大家知道我能写出高质量的可靠代码。有一次,我问主管,怎么才能得到提升,他说:

“当你的技术能力过关以后,就要考验你与他人相处的能力了。”

于是,我看到了,自己缺乏的是领导能力,如何带领一个团队,有效地与其他人协同工作,取到更大的成果。

四、生活才是最重要的

有一段时间,我在雅虎公司很有挫折感,对公司的一些做法不认同,经常会对别人发火。我问一个同事,他怎么能对这种事情保持平静,他回答:

“你要想通,这一切并不重要。有人提交了烂代码,网站下线了,又怎么样?工作并不是你的整个生活。它们不是真正的问题,只是工作上的问题。真正重要的事情都发生在工作以外。我回到家,家里人正在等我,这才重要啊。”

从此,我就把工作和生活分开了,只把它当作“工作问题”看待。这样一来,我对工作就总能心平气和,与人交流也更顺利了。

五、自己找到道路

我被提升为主管以后,不知道该怎么做。我请教了上级,他回答:

“以前都是我们告诉你做什么,从现在开始,你必须自己回答这个问题了,我期待你来告诉我,什么事情需要做。”

很多工程师都没有完成这个转变,如果能够做到,可能就说明你成熟了,学会了取舍。你不可能把时间花在所有事情上面,必须找到一个重点。

六、把自己当成主人

我每天要开很多会,有些会议我根本无话可说。我对一个朋友说,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参加这个会,也没有什么可以贡献,他说:

“不要再去开这样的会了。你参加一个会,那是因为你参与了某件事。如果不确定自己为什么要在场,就停下来问。如果这件事不需要你,就离开。不要从头到尾都静静地参加一个会,要把自己当成负责人,大家会相信你的。”

从那时起,我从没有一声不发地参加会议。我确保只参加那些需要我参加的会议。

七、找到水平更高的人

最后,让我从自己的经历出发,给我的读者一个建议。

“找到那些比你水平更高、更聪明的人,尽量和他们在一起,吃饭或者喝咖啡,向他们讨教,了解他们拥有的知识。你的职业,甚至你的生活,都会因此变得更好。”

Nicholas C. Zakas的全文(中文版)

最近我与一同事有一次有意思的讨论。我们回忆了各自所走过的职业历程以及不同个性如何长期消极影响我们的职业。事实情况是,我曾经是那种从大学里走出来的令人讨厌的人(有些人可能会说我现在仍然是那种人,但这是另一回事儿)。当时我很傲慢并且很刻薄,是一个十足的愤青。我自以为我很了解自己的性格并且为这种性格感到骄傲。

我曾经经常指出更有经验的工程师的错误之处。尽管我所提出的大部分错误是正确的,但是由于我的个性问题使得解决这些错误并没有这么高效。比如在一次对话中,其中的一名高级工程师突然恶狠狠的说道,“假如你不闭嘴,我就用屎**把你赶出去。”我只是笑笑因为知道他不敢。一年之后我就意识到,他是真心想做这件事的。

从那时开始我成长了很多,开始学习如何说话,如何尊重人。这种挖苦在职业环境下得到了控制;当我与好朋友在一起的时候,我把它们放到一边。这些自我控制能力伴随着其它无价的教训并非来自自身内部,而是由一路上的人生导师引导的。如果没有他们,我的人际关系将会使我的职业生涯变的很糟糕。

因为工作中接触到很多优秀的人,所以我是幸福的。我的经理们一直以来将自己塑造成性格很好的人。我为他们感到自豪。更甚,受到他们影响,我不仅成为一名好的编程人员—-也成为一名优秀团队成员和优秀个人。他们对我的人生影响很大,以致于我经常将他们的建议讲给我所指导的同事们。

我发现这些建议具有普遍适用性,所以决定将它们分享给大家。当然,有些内容是经过改述的(本人记性不大好,不能把每个词都记住),但相信我现在已经抓住了主要思想。

不要成为只会做快餐的厨师

我的第一份工作持续了8个月,之后这家公司就关闭了。当跟经理讨论下一步我该做什么的时候,他建议我:

“Nicholas,你的价值不只有你的代码。无论接下来的路是什么,确保你自己不是一个仅会做快餐的厨师。不要去接受那些有明确目标并且步骤已经很详细的工作(译者注:以我理解应该是像软件外包那种工作)。你应该去那些赏识你的洞察力以及构建产品能力的公司”

我牢记这句话很多年。做代码实现者不够好—-我们应该参与到整个开发过程中。一名好的工程师不仅是按部就班的实现功能,还应该给予反馈,与产品的拥有者一起工作,这样才能构造出更好的产品。很幸运,我的工作选择都很明智并且我从来不会在一家不尊重、不重视我的洞察力的公司待很长时间。

自我推销

有一天,在Yahoo的经理将我拉到一边给了我些建议。他监督我的工作,后来发现我有点内向:

“你工作很棒。我喜欢你代码的风格以及它的连贯性。然而,其他人并没有看到。为了使你现在的工作得到好评,你应该让别人看到你的代码。你需要做一些自我推销来引起注意。”

刚开始我并没有理解他的话,但后来我明白了其中道理。即使你工作很棒,但如果没有人看到你所做的内容,这并没有帮到你多少。你经理能支持你,但不能为你做证明。你组织里的人需要知道你的价值所在,最好的方式就是告诉他们你做了什么。

我将这个建议告诉过许多同事了。自我推销并不是说,“看我,我很牛逼。”它意味着让别人知道你的工作有了巨大进展或者让他们知道你学到了一些新内容。它意味向别人展示你所骄傲的成果。它意味着庆祝自己以及别人的成就。它意味着向你所在的组织证明你的价值。坐在角落默默敲代码的工程师总是有一些神秘感—-不要那样。一封简短的邮件,“好,我完成了新邮件的布局。你看看有什么建议吗。”,往往会起到很大的作用。

“人”比技术重要

在职业生涯的早期阶段,我是头衔驱动型。我总是想着如何做才能被提拔。在雅虎主页上与新经理的第一次一对一会议中,我问需要做什么才能得到提拔。他的话仍然在脑海中盘旋:

“从某种意义上讲,你应该结束对自己技术的评判,开始关注与人交流的方式。”

之后,我没有收到过对软件工程这个职业比这更具洞察力的见解了。他完全正确。在那时,没有人怀疑我的技术能力。我以写高质量,几乎零bugs的代码而出名。我所缺少的是领导能力。

从那时起,我看到无数工程师处于他们职业生涯的瓶颈期。他们聪明,写着一手好代码,然而缺乏有效的与同事高效交流的能力。这将他们困在原地。一旦有人困在他们软件工程生涯的瓶颈期,我都会给他们这个建议。

“问题”不是问题

我在Yahoo失意过一段时间。可能“失意”这个词并不正确,更像是愤怒。我经常愤怒地与人争论。结果事情变的很糟糕,我自己也不想这样。有一天,我心情非常差,就问我导师如何在面对这么多问题时保持冷静的。他回答:

“很容易。这些问题都不是问题。有这么多垃圾代码混到站点中,致使其崩溃,那又如何?工作并不是你生活的全部。这些不是真正的问题,他们是工作上的问题。工作之外所发生的事情才是值得关注的。我回到家里,我妻子在等我。那才是幸福的。”

那时,我从马萨诸塞州搬到加州,人生地不熟,很难交到朋友。这样工作就是我的全部,它是我保持正常的寄托所在,所以一旦工作出现问题也就意味着我的生活也出现问题。通过这次谈话我明白生活中需要某项我能够回去然后忘掉工作中遇到的麻烦的事物。

他是对的,当我调整心态并且将这些工作中遇到的令人恼火的事情重新归为“工作”的时候,我能够思考的更加清楚。我还能够让自己冷静下来与人进行更愉悦的交流。

权威,由你做主

当被提升为雅虎的首席工程师时,我与主管一起讨论这个职位所需要承担的责任。我明白这个职位更应该是个领导者,但是我并不知道如何使自己更具权威性。我请他帮忙。这是他所说的:

“我不能告诉你应该如何具有权威性,每个人的风格不同,你应该自己发掘出来。你应该做的是找到适合自己的风格。我不能告诉你你的风格是什么,但是你应该找到适合这个职位的。”

那一年,我花了很多时间来观察那些有权威的人以及他们与人交流的方式。我把他们走路的方式,讲话的方式以及处理问题的方式记录了下来。我试过许多不同的方式,最后终于找到了能为我用的风格。我的风格只适合我,任何处于权威性位置的人都会经历同样痛苦的学习过程。我的优势是领导一开始就跟我讲明了情况。

从“怎样?”转到“什么?”

在与经理的一次交谈中,我问道这个新职位的期望是什么。他回答说:

“到现在为止,你的职业在回答“怎样?”这个问题。即我们告诉你应该做什么然后你想出怎样做。而从这一刻开始,你应该回答的问题是“什么?”。我希望你能够过来告诉我应该做什么。”

我看到许多工程师都在这个部分犯错误。如果没有这个建议我同样会陷入困境。从“怎样?”转到“什么?”是很困难的,并且需要许多时间来发展。你需要对自己所向往的以及所关注的事情有一个比较成熟的认识。毕竟,假如你能够花费时间在任何你想的事情上,你也应该独自对自己所创作的作品负责。

在盒子中,我们称其为“开环运行”,意味着在最少的监督下你完成工作并且仍然对组织和公司有一个整体的积极影响。就在这一阶段许多工程师失败了,我将这个建议给那些努力想要到下一阶段的工程师。

表现出你在负责

以往开会的时候,我只是坐在那儿并不知道该讲些什么。在与主管的一次面对面交谈中,我提到我只是在开会,并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那儿并且也没做什么贡献。他说道:

“以后永远都不要这样。假如你在会议中,那是因为你参加了。假如不确定自己为什么会在那儿,停下来问一问。如果你不需要在那儿,那就离开。你在一个领导的位置,那就表现的像领导。不要静静的走进一个房间。只要表现出你在负责,那么人们就会相信。”

从这个建议里,我的导师使我想起从高中学到的一个教训:没有人知道你什么时候在表演。假如你很紧张但是表现出并不紧张的样子,那么别人就不会知道你很紧张。领导能力也是一样的。一句古语“久演必成真”出现在脑海中。从那时,我从来没有在会议中静静的坐着。我确保自己只去参加那些需要我参加的会议。

让他们赢

我经历过一段时期,在这段时期团队中有许多争论。我为自己使用权威来结束这些争论而感到很满意。我有一个“我的规则是最终的结果”的心态,我的经理注意到这件事情并且给我建议说:

“我看到你们团队有许多争论,而你经常逼进他们,赢了很多。我知道大部分时间你是对的,但每隔一会儿应该让他们赢。选择那些对你要紧的事情,对这些进行推进,其它的事情让他们赢。没有必要赢取每一次争论。”

这是一则我一开始就坚持的建议。几乎所有时候我都是正确的,那为什么应该让其他人赢呢?然而,随着我的成长我开始相信他的本能,我决定试一试。结果是:争论减少了。他们不想要必须赢过我一次了,并且反过来,我能够更好的识别不需要太关心的事。我坚持那些重要的问题,将那些不重要的事情让别人来解决。所有对话的强烈程度都大大的降低了。

结论

回头看看那个刚刚毕业、非常无礼的小男孩,我的职业生涯可能非常不一样。我曾经被认为是一个不满现状,聪明但是很难伺候的人。假如不是因为一路上所遇到的导师以及在职业初期所遇到的一些令人羞辱的失败,我的交际能力(缺乏)会令我疲惫不堪。这些天,我经常找到那些比我更具经验的人并且向他们索取建议。我可能不会再犯一些大的错误,但是我也不会等着一个错误发生然后去找个我信任的人问经验性见解。

在Yahoo的接近五年时间是我职业生涯中变化最大的。我工作面对的都是大规模的有趣问题,但是我更庆幸自己能够同一系列非常优秀的经理和导师在一起工作。将我变成现在所自豪的人(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上的)的原因是那些对话。

假如我能够给你们一条最重要的建议的话,那就是:找到从某一方面(无论是技术上还是组织能力上等方面)比你明智的人,然后“黏”上他。比如如果你们能够定期的一起吃午饭或者喝咖啡,那么就开始挖掘他们脑袋里的大量知识。通过这样做,你的职业生涯甚至你的生活都会变的非常不同。

[打印内容][关闭页面]